中信澳洲挖矿挖到傻眼:卡车司机年薪100万人民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0-08-01 12:16     作者:ag视讯

  成本控制方面最让中方高管们头疼的还是人力,而这一点让人始料未及。由于缺乏劳动力,西澳矿工年薪普遍在十几万澳元,约为当地大学教授的收入水平,是澳大利亚人均收入的2倍。普通的挖掘机司机,年薪约可达16万澳元;在矿区打扫卫生的工人,年薪也有8万澳元。按不同工种,工人们有的三周休一周,有的两周休一周。休假期间若乘飞机返乡,矿主支付来回机票。而且,由于受中国需求拉动,西澳近来众多巨型能源项目上马,上演劳动力竞争大战,一些矿工没上岗多久,就以跳槽相威胁要求加薪。

  中信泰富矿业和工程总承包商中冶之前曾一厢情愿地设想,从国内拉来一批精干的队伍,以大会战的气势迅速推进工程。结果,劳工签证严重受阻。中方企业和**双双出面游说,才拿到几百个签证名额。但澳大利亚**要求所有上岗工人必须通过全英文的资格认证,这难倒了几乎所有的待输出劳力。

  如果我们的中国工人雅思能考7分,那人家就直接出国读书做白领啦。华东一无奈摇头。

  澳大利亚人的环保理念让李文标和他的中国同事们深感佩服,但也为由此带来的成本攀升心忧不已。一座二孔桥,国内造价大约500万元人民币,但在澳大利亚,为保护生态全程采用钢管桩,最终造价5000多万澳元。成本差异不是几倍,而是几十倍。

  即使如此,很多事情还是让他“抓狂”—EPC部门开会,常常前两个小时都在讨论一些与工程本身无关的话题,譬如,如果挖矿遗留的大坑不填上,那么是否需要修建一个梯子,以免动物掉下去了爬不上来?如果在码头附近修建一座二孔桥,人员下桥操作,是否会影响海堤边泥蟹的生态空间?

  状况如此之紧张,华东一却发现,本土经理们照旧按点上下班、照旧休假、照旧寄望于年底奖金;有的现场工程师们混凝土打到一半,到了下班时间就走人,也不顾是否会造成脱壳;出了问题,相互推诿责任,击鼓传花,“找不到中资企业身上的那种归属感和忠诚感”。

  在矿上工作有危险,所以工资高。在澳大利亚这样的比较福利的国家,给的更多也是很正常的。

  他们开的卡车都好几层楼高,是那种巨型卡车,一般有B本的司机根本开不了,需要经过特别专门的培训才行。

  中煤集团是国营企业,这个工资比较正常,私营煤矿井下工人一个月好像只有5千多。

  价格为每包8元的烟,其中大约4.70元是向国家的消费税、增值税和城建税。

  如果你花100元买了件衣服,其中包含14.53元的增值税和1.45元的城建税


ag视讯